九五作文网,一个让老师家长都放心的网站!

民间传奇故事 傲骨

编辑:九五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1.坠落

上小学的时候,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叫《我的梦想》,一个同学写的是飞行梦,里面描述了他父亲驾驶着战斗机驰骋在蓝天白云间的豪情,这篇作文对何武影响至深,以至于20岁那年他真的站在了航空军校的跑道上,作为学员观摩老飞行员为他们做的飞行演示。

“开飞机有危险吗?”看着一架飞机嘶吼着准备升空,何武心生惧意,小声问身边的教员。

“老手天上地下都不危险,新手能祸害整个天地。”教员说。

这次演示的是在正常飞行中刻意收光油门,模拟空中停车的情况并紧急处理。正常情况下,发动机在空中停止了工作,飞机要放下起落架面朝跑道进行迫降。可是,刚才飞机第一次掉头时没对准跑道,教员打算拉起机头重新建立航线着陆,当他拉起操作杆时,飞机却没有任何反应!眼见飞机距离地面越来越近,地面指挥官忙问教员出了什么问题,何武在指挥车中的电台上第一次听到来自天空的声音:“101报告,油门失灵失去动力系统,请求迫降。”

地面指挥官当机立断:“同意!可以跳伞弃机!”

“收到。”何武仍旧听到的是不紧不慢的声音。

训练变成了实战,何武和战友们眼睁睁看着教练机飞向训练场又呼啸掠过,失控狂啸的战机在头顶飞过差点把他们吹翻,何武捂着帽子稳住重心,这哪里是破空音的狂啸,分明是钢铁死神的狂笑!

没了发动机的轰鸣,偌大的训练场鸦雀无声,只有指挥官的通话一刻不停:“跳伞逃生!我命令你们跳伞逃生!”飞机悄无声息地渐行渐远,何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飞机上突然弹出一个黑点,人群爆发一声呼喊:“终于跳了!”

“谁还没跳!”指挥官厉声叱问,新兵们这才意识到刚才只有一人出了舱,何武的心瞬间又提了上来,飞机一摇三晃地一头扎进玉米地,“轰”的一声扬起10米黄尘。

“上车!救护车呢!出发!”指挥官立刻集合所有人员前去救援。万丈尘埃终于落定,飞机露了出来,机身有些变形,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,救援人员急忙爬上飞机撬开机舱,奇迹般地发现头盔虽然严重变形,但这名教员身上除了几处流血外伤外竟无大碍,军医催促他赶紧回去做检查,教员却低头吻了吻飞机,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“飞机是飞行员的家,这种特殊感情你们是不会理解的。”何武的教员对何武他们说道。

2.翻滚

那名学员是被教员弹出来的,教员想保住飞机迟迟不肯离开,等最后确实无望想跳伞时,已然来不及,只好选择迫降。

这事之后,这位教员便被调离了学院,不知所踪。

何武深刻体会到了空军的精神,但第一次观摩飞行便是千载难逢的坠机场景,说没伤害到内心那是假的,绝对是万点的暴击伤害!何武虽然理论和模拟舱学得扎实,但见了飞机仍是心理阴影巨大,不仅仅是他,其他学员也是这样。

教员告诉他们:“空军是勇敢者的选择,飞行员是国家拿金子堆出来保家卫国的!你们这样,当自己是来蹭吃蹭喝的吗?”辱骂加上压力,何武硬着头皮坐进驾驶舱,看着身边冷冰冰的仪器,之前坐客机时的舒适感荡然无存。

加速,再加速,何武感觉座椅踹了自己一脚后身体开始上倾,他吓得闭上眼听天由命。“睁开眼吧,孩子。”过了几分钟,无线电里传来教官的声音。何武睁开双眼,天地苍茫,山野纵横,机翼划过苍穹,让人心底涌起一阵骄傲感。

“在敌人面前咱们是鹰,在百姓眼里,咱们就是和平鸽。”教员说,“这么美的山河大地,值得咱们用命来守护。”何武听着,好似教员正在跟他的爱人说话一般。

“教员您看!那是什么!”教练机的上空出现一架飞机正急速向天际飞去,何武说话间飞机已然没了踪影。教员惊得张大嘴巴:“飞豹!小子你真有眼福!不仅能看到坠机还能看到飞豹!”

一向稳重的教员突然如此激动,把何武吓了一跳,忙问他飞豹是什么,教员激动地说:“歼7,代号飞豹,除了航天飞机,咱空军的压箱宝贝就是它了,当年为了试验它,还摔死过特级飞行员,改良后更是神出鬼没来去无踪。”

“我能开吗?”何武问。

“别说是你,我都没资格开,能开飞豹的飞行员,是用钻石垒的。”教员呵呵一笑,“如果想开飞豹的话,先过我这一关咋样?”

单是惊鸿一瞥便把心中阴影一扫而光,何武兴奋地点点头,教员哈哈一笑猛地提起飞机做俯冲动作,何武的身体一下子离开座位悬了起来,头顶到座舱盖半天落不下来。最要命的是,早晨吃的那点儿东西一下子从胃里涌到了嗓子眼。俯冲结束,教员又把飞机拉了起来。机头直冲蓝天,何武又被紧紧压回到座位上,瞬间感觉像是被打了一拳,不过到了嗓子眼的那点东西终于回到了肚子里。飞机画了个椭圆终于恢复到正常的位置。

教员问何武感觉如何,何武硬着头皮说声还好。教员随即哈哈一笑,何武立刻感觉说错话了,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飞机以极快的速度做了个横向滚翻,顺便又做了个机头朝下旋转坠落的螺旋降,何武绷紧全身肌肉抵抗离心失重感,双拳紧握还能承受。教员看着他,说:“小子不错嘛!你是第一个没吐的!一会儿下去走个直线,能成的话,说明你是个好料,我会重点培养你!”

结果,下了机,何武就趴在跑道上,吐了大半天。

3.迷失

回到队里,所有人一听说何武看到了飞豹,全部聚过来让他详细说说,看着这帮平时牛哄哄的教员们竟然如此谦卑,何武下定决心要开上飞豹,最起码要开上只有战斗部队才有的国宝级战机。

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他成为这批新学员中第一个放单飞的人,又成为首批跟作战队执行任务的学员。毕业时,他申请去作战队,并且非飞豹部队不去,来接他的军官乐了:“飞豹部队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!”何武不服气,想做出点成绩给部队看看,可是没过多久,他便摔了一架飞机。

那天黄昏,雷达部队传来警情:上空出现不明飞行物。部队命令几架战机战备,何武驾驶一架战机呼啸升空,按照雷达指示很快找到了一台热气球。为了防止是敌对势力的侦察气球,何武轻松击落了它,剩下的事就是地面部队负责了,何武驾驶着飞机准备返航。都说天有不测风云,本来夕阳正好,突然天空乌云密布,暴雨瞬间下了起来。何武加速返航,但是,他最怕的事情还是出现了:闪电!

雷声逐渐变大,闪电也开始连成片,何武手脚并用,沉稳地操作着战机,心里祈祷千万别受干扰。突然前面云中的一道闪电像银蛇一样张牙舞爪地袭来,何武躲闪不及,机上仪表的指针“嗖”地一下偏了过去,瞬间成了僵尸表,何武的心猛地沉了下去:仪表失灵了!

暴雨滂沱,雷电交加,何武失去了无线电,也失去了即时飞行数据,幸好油门是机械的,不至于失去动力,新人老机摇摇摆摆,在这天地间上天无门,落地无路,一片迷茫。何武努力辨别方向,无果后,目光定格在舱外机身上,暴雨打在机身上面方向有些跑偏,毫无疑问地,飞机现在就是一枚移动的避雷针,他决定冒险降低高度,然而,没过多久闪电再次擦中机身,飞机随时有解体或全面失灵的危险。

何武决定跳伞,可他又犹豫了,这架老古董号称培养出了半个部队的飞行员,到自己手里却丢掉了,回队后怎么去面对那帮老队员?那年那名教员弹出学员后,拼命挽救飞机的场景仍历历在目。何武决定赌上一赌,夜雨泼墨间,他再次冒险降低高度,直到依稀看到地面有穿透力极强的灯光时他才判断出来:渔礁导航灯!

何武依照灯塔辨别方向,缓慢飞行,能不能迫降成功,在此一举。他死死盯着逐渐清晰的海面,操控着飞机下降,摩擦阻力降低了速度,何武提起飞机又落下,再次靠摩擦减速,数次过去,效果十足。何武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亦激动万分:如果成功了,自己将做到连资深飞行员都做不到的成绩。

“嘭!”飞机再次触水时,突然撞上了暗礁,何武只觉浑身一震,飞机瞬间跑偏方向,他咬牙拉着操纵杆抵抗着巨大阻力想将飞机保持平衡,随后又是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何武失去了知觉。

等部队赶来时,发现机头和机翼插在海滩里面,除了撞烂一些小零件外,飞机算是完整。本来在昏迷状态中的何武听到“乒乒乓乓”的声音后立刻惊醒,以为飞机出了什么异常,结果发现是战友正在撬机舱救他,这时,他才想起自己出了意外。战友把他从驾驶室架出来,何武摆摆手不让战友管,自己坐在机翼上面看着飞机,良久,他俯身亲吻了机翼,上车离开。

按照规定,何武住进医院接受检查。想起那名摔了机后被停职的教员,何武忐忑地等着部队来人宣布处理结果。很快,部队把他接回去。政委找他谈心:“还有什么要求没?”何武再次把事情经过阐述一遍,不卑不亢地说:“这次事故我拿我的人格和军人的尊严保证,完全是不可抗拒的自然因素造成的,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挽回损失,如果因这次意外让我离开飞行队伍,那我没什么好说的!”

“呵呵,”政委笑了,递过一张照片,“这人是你的老乡,飞豹战机研制出来就是他们试驾的。说实话,飞豹完全就是违背自然规律的魔鬼战斗机器,试驾它肯定危险重重,他很不幸摔机牺牲了。”何武看着很眼熟,想想是自己的老乡,他突然想到了:他的那个同学长得跟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!

“爸爸说,祖国的蓝天很漂亮。在蓝蓝的天空上,爸爸驾驶着飞机守护着祖国的山山水水、妈妈和我,有爸爸在蓝天上开着飞机,走到哪里我都觉得爸爸在看着我……”当年同学作文里的场景顿时浮现出来,也就是在那时,何武有了想当空军的梦想,他端着册子陷入沉思。

“驾驶飞豹的首要条件是作战队里的飞行员,其次是飞行时间和技术,就你在深夜暴雨驾驶着老爷飞机敢迫降水面的本事,技术是不必再考察了。然后是忠诚和对飞行以及飞机的热爱,这些我们都看到了。今天叫你来是想考验你最后一条,有没有飞豹飞行员的那股傲骨!没有这种自信,谁敢把几千万的飞机和最危险的任务交给你?恭喜你过关了,你刚过来时想去飞豹的申请我还留着呢!”政委拿出那份申请递给他,“我们批准了!”

前来迎接他的,正是那年学院摔机的那名教员。

从此何武失去了消息。

4.尾声

“中国最新飞豹战机突然出现在南海上空,日本指责中国派遣此类战机是想挑发事端,英媒称中国派全球顶尖战机来纠纷不断的南海地区,是保卫西沙石油钻井,但更重要的是展示其强硬的一面……”

“老伴儿,过来看看新闻,小武子去南海给国家撑腰去了!有这样的儿子!爹当得也带劲!”普通城市里万千普通的一座小楼里,油烟飘香,一声悠悠喊声传了出来。

“听听,老何又炫他儿子呢!”有人跟了一句,不大的小宿舍楼内立刻热闹起来,锅碗瓢盆叮当作响,一派安居乐业景象。

推荐阅读: